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 主页 > 服务中心 >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灵魂歌者

2017-08-18 14:20      浏览:
  禁锢于狭小的城郭,面对着熟悉的又陌生的,陌生的又熟悉的一张张或笑或不笑,或嗔或不嗔,或怒或不怒,或喜或不喜,或愁或不愁,或悲或不悲的,被世事左右,情感已不能自已的面孔,已然分不清何为真,何为假?
  
  一个“利”字当头,便左右了多少心情,污了多少灵魂,增了多少是非不明?每日徜徉于城市的街头,忙碌的身影,湍急的车流,刺耳的喇叭声、聒噪声,沉沦愈久,愈发无法争脱。迎着朝阳旭辉,送着西下斜阳,看到的只是遮日的乌云,扬起的黄沙,还有眼中那愈来愈明显的迷离。
  
  行走,在小城的内部与外围,景致是北国的风情。春夏秋冬明显地四时更迭着,太阳与月亮不知疲倦地轮番上阵,一切看似相同,看似永不改变的模样。只是行走,带来些与以往不同的兴致。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灵魂歌者
  只要你舞动出你的风采,执着着你的执着。行走的意义就在那里,只看远方,不看脚下,不探求已知,只寻找未知的路。不走相同的路,于是每一条小巷,每一条街道都布上了足迹,时间充裕时甚至还要在上班途中的小山上走上一遭。看一棵枯树,觅一块山石,寻一朵小花,探一道沟坎。在平常中,寻找一种不平常。一棵树,它永远都在变化着它的姿态,或舒柔,或坚强,或摇摆,或秀挺;一块石,它也不甘于寂寞的孤守,在光与影的转变中伸展、延宕,或映着朝霞之红韵,或返出月亮之清辉;一朵花,亦是在花开与花落间,离疏、聚合,或曳着笑脸,或舞着翠枝,及到秋天,更是泛滥出不同的色彩,溢出久藏的光;一道沟,包容着种种的静,样样的幽,不探究,永不会知道,这里有道清溪,那里有道瀑布,还有那固有的土地黄,那是我的雅鲁藏布江峡谷,而我亦能在雨后寻到蛙儿的鸣叫。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灵魂歌者
  不要再滞住我的脚,那是我跋涉的起点,不能再停住脚步,远方有我亟待寻求的碧海青天。而远方,那只是心灵的距离,生命的始终不过是从一个端点走到另一个端点,而我的心胸定要抵达那目光永不可企及的宫殿。那里,又将是心的起程!个体的生命,注定我们的孤独,流转的光阴,笃定我们永不可驻足。一生的漂流,可能不会在一条河里,即使是永不变换的场景,我们也要找寻出每一个小小的不同,以慰我们的旅程!
  
  游走吧!为了心灵的拓荒,还有那此生难忘的忧与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