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 主页 > 开放平台 >

一路车在岷江峡谷的崇山峻岭中穿越

2017-08-18 14:52      浏览:
  9月2日一早就被叫醒,口腔里,胃腹里还残留着老灶火锅的味道。行程表上写着成都到九寨沟的距离只有四百多公里,在家乡平原只不过是三个小时的路程,上了“贼船”才知道是旅行社玩了个猫腻,只标了路程,不标明时间,这四百多公里不堵车也得用七个多小时,我可怜的五天时间啊,花在路上就得三天。
  
  行程已无法更改,带着无奈与沮丧坐着旅游大巴行驶入了岷山山脉中,这老天也是阴暗着他的脸,时而盘山而上,时而穿过隧道,时而跌入峡谷,两边山上极少有植被,裸露的山石有种说不出的难看,石崖上还被罩了铁网,可能是怕山石滚落到路上。这种景色与我想象中的天府之国相差很大,那青山绿水,树木参天的景致是那么的遥远。我猜想,很久以前,这禹王诞生之地的岷江峡谷一定是非常漂亮美丽,只不过我们没有珍惜这上天赐于的美好,无能地毁坏掉了。
  
  路上,5.12大地震的断垣残瓦还时时可见,震后重建的场景也比比皆是。被泥石流冲垮的桥梁、道路,坍塌、歪斜的房屋,甚至于在老的213国道上还可见被压在巨石下的车辆,在山壁上随处可见写着地震遗址、地质灾害多发带的牌子,还有那多的是的成片山石脱落的丑陋痕迹,惨烈的一幕幕浮在眼前,举起手中的相机,但又放了下来,这种悲壮只能植于心底,不想写在底片上!2008年的大地震,证实了我们中国人的团结、大爱;2008年的奥运会,证实了我们中国人的强大、厚重!但我与一些文化学者所说的保留地震遗迹的意见相左,作为一个游者,我们是来欣赏这种地震之美,还是来品味这种灾害之痛,当导游将受灾受损,死人伤人的数据介绍给我们时,我们是一种什么想法?我们的灾区人民是一种什么想法?我没有经过大灾大难,近在咫尺的唐山大地震发生时,我还未出生,但记得很小的时候,在火车上接触过一个经历过大地震的唐山人,他一家六口只活了他一人,当谈到唐山大地震时,他缄口不言,泪珠在眼里打晃。这种遗留是建立在人们的痛苦之上,这不要也罢!
  
  车驶过汶川后,所受地震的影响越来越小,逐渐有了高山草甸,路边散落着一片一片的草原,马儿、牦牛在草地上悠闲地吃着草,可见一些玉米、青稞等种在路边有限的空地上。藏羌族寨子唯美地立于道的两侧,那经幡随风飘摇的,是藏族的,风吹一次,就颂经一次;那屋顶有角的房子,偶尔出现的石碉,是羌族人的房屋。屋子绝不同于北方的房子单调、古板,原汁原味的藏羌文化体现在屋子的构造、外观、色彩上,在青山绿水的掩映下,显的自然、纯朴!羌族被喻为“云朵上的民族”,他们生活在高山之上,是一支富有传奇色彩的民族,而我因赶路只是透过车窗对这支神奇的民族简单的一会而已。
  
  参观藏族寨子是行程中仅有的一次观赏民俗风情,虽然有些商业化了,但尼玛堆、水磨房、水转经筒,经堂、青稞酒、手把羊肉、酥油茶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藏族汉子、姑娘载歌载舞,粗犷的歌声响在九寨的上空。跳锅庄将活动推向了高潮,不论男女老少,手牵手奔向燃烧的火堆,用力地吹向升腾的火苗,为家人、朋友祈福。没有音乐,只有汉子那嘹亮的歌声,没有欢呼,但每个人的脸上都书满了快乐。大家抛弃了沉甸甸的伪装,在这大山中,在这寨子里尽情地跳着、笑着,扎西德勒,一遍又一遍响在互不相识的人的嘴上。曲终兴未尽,舞蹈结束时,几个游客还在兴致勃勃地围着领舞的藏族小伙不放,要在寨子里学那快乐的锅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