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 主页 > 热销产品 >

不能再见到和享用它们的生命之美

2017-08-22 10:26      浏览:
  是九个花盆,里面栽种了辣椒。
  
  那九盆辣椒搬到我这里时,样子已然是都奄奄一息了。它们只是刚刚长到人的手掌高,本来就柔弱的枝体折断了许多,薄而小的叶子大多已经脱落,仅剩的几片也已经可怜得打蔫泛黄。
  不能再见到和享用它们的生命之美
  是谁这么不细心,没有去悉心地照料它们,使得它们变得没有了一点活气;又是谁这么的狠心,把它们的枝叶弄得七零八落,使得它们变成了将生将死的样子。不容我多想,我赶紧打来水浇灌它们。我心疼地看着它们,就像一个母亲看着刚刚找回来的久别的孩子,看着一个曾经去流浪的、去乞讨的孩子。它们显然是受尽了委屈和责难。不然为什么,它们会在正当生发了枝叶的时候,正当微笑着享受阳光雨露的时候,正当梦想着开花结果的时候而遭遇如此的冷落和劫难。
  
  是谁栽种了它们,倘若你真的没有情感,倘若你真的不愿承担也不肯担当,只会用沉默、冷落、逃避、责难和遗弃来对待它们,那你为什么还要埋下这些种子。
  
  情感是不允许被作贱的,生命是不允许被漠视的。
  
  我知道它们已经经受不起盛夏的疾风劲雨,经受不起盛夏直射的阳光,虽然这盛夏的风雨本该成为它们的茁壮成长的玩伴,虽然这盛夏的阳光本该是老天赐给它们生得繁茂而向上的力量。可是它们却一刻也不能享有,它们该是经受了多少深重的煎熬和承受。
  
  幸而就遇见了我。我的恻隐和情结直逼着我去悉心地照看它们。疾风劲雨来了,我把它们一盆盆小心地搬到我的办公室里,疾风劲雨过去了,我再把它们一盆盆小心地搬到平台上。正午的阳光直射来,我把它们集中到我为它们搭建的阴凉下。正午的阳光过去了,我又把它们分散开来,一字排开。
  
  渐渐地,它们都又开始生长。我去弄来牛粪肥,施给它们,我去要来豆浆水,浇灌它们。它们的枝干强健了,它们的叶子繁茂了。我开始开心于它们的生得茁壮,我开始不再揪心于它们的生得孱弱。
  不能再见到和享用它们的生命之美
  是开花了吗?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再定睛去看时,它们的花已然在晨风中向我微笑,明朗而小巧,灿烂而欢快。有的洁白如雪,有的淡紫如梦。
  
  是结了果实吗?我不相信我的眼睛,我再仔细去寻觅端详时,它们的果实已然如顽皮的小儿在我面前相互嬉戏。可爱而喜人,新生而向上。有的纤细如指,有的敦实圆润。有的墨绿亮泽,有的泛红含羞。
  
  每天,每时,每刻,我都欢心地观赏着它们的繁茂枝叶和它们的累累果实。每天,每时,每刻,我都享用着我用坚守与呵护换来的这份来之不易的欣喜与快乐。
  
  朋友们都来了,同我一起憧憬着采摘果实的快乐。
  
  一群小孩子来了。说是来索要这九盆辣椒的。
  
  我不舍。许久。
  
  它们被搬走了,只剩下空空的平台。
  
  朋友们叹惋,因为他们不能接受结了果实的它们被别人搬走,而我却并不感到失落,反而却因为我曾经挽救、司农它们的生命而感到充实。这个挽救、司农它们生命的过程足以使我刻骨铭心,足以让我享用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