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 主页 > 热销产品 >

心灵住进花朵里 画起来就和真的一样

2017-09-10 17:12      浏览:
楼上的邻居老田,曾是山海关机务段的火车司机。是我72级中学时的同学,一届,不一班。住在一个楼口,愣是没有认出来是同学。后来在他儿子的婚宴上才知道是同学。
  
  那天,老田的儿子结婚,遇见大胖英,才知道是同学。可那天,闹了一个更大的笑话。老田头发灰白。平时,总戴着一顶帽子。那天人多,我进去时,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他和我握手,老周呢?我说他还有别的礼。我说,恭喜恭喜。然后我说了一句:你长得怎么这么像老田啊?他没有说话,笑了。
  
  落座以后,我看见宝玲了,老田的老伴。我说你家老田呢?怎么没看见他呀?宝玲说,门口那个人不就是老田吗!天哪,我笑了,我还和他说你怎么这么像老田呢?宝玲说,头发染了。得,我那句“你长得怎么这么像老田啊?”成了一句笑谈。
  
  邻居老田夫妻,和我们年龄相近,也有很多同样的经历,来往就多了一些。老田平日爱钓鱼,有时运气好,一回就能钓上很多扔巴鱼,有很多时候,我们总是能吃到老田钓来的鱼。有时,都不好意思,人家那么辛苦起早爬半夜钓来的鱼。老田说客气什么,我们是邻居呀!
  
  几个月前,老田的儿子不再从外地漂了,和媳妇回家来了。两个人盘下小区的一个卖点,做点小本生意。开始,老田两口子很上火,常常找我说话,我就开导他们:别和孩子生气,孩子在外边那觉得不容易才回的,你们俩辛苦点,反正也没事,给孩子们做饭,还省得起两把火。每次买日常生活的东西,我都绕道去老田的孩子那里去买,也算对老田的孩子一个支持吧。因为我们是邻居呀!
  
  对门小娜
  
  小娜夫妻俩都是80后,俩人都在葫市上班。开始刚搬进来时,交往不多,小娜性格开朗,,她是从部队复员回来的,当过兵。
  
  小娜生了女儿后,有时,赶上她有什么急事要出去,就招呼我去给她看孩子,说来也怪,她的女儿童童和我在一起,不哭不闹,总是乐呵呵的。小娜说女儿童童,和姥姥有缘啊!小娜的婆家是黑龙江人,小娜的母亲也已过世。所以,小娜和我很亲,说不出来的那种情感,超过了一般的邻居。
  
  去秋,我买了一些大白菜,准备腌汲酸菜和储存过冬的菜蔬。那晚,北风袭来,天气骤变。应该往屋里搬运大白菜。偏巧,小娜抱着童童过来了,李姨,你给我看一会儿孩子,我有事。我哪能拒绝呀!我抱过童童,在我家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心里焦急地等着小娜回来。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左右,小娜回来了,李姨,你歇一会儿吧!她抱过孩子笑呵呵地说。我得赶紧搬白菜去呀!小娜说,我都搬完了。噢,这个小娜,这功夫出去,把我们两家的白菜都抱回来了。我说小娜,你累坏了吧?哪里呀?你给我看孩子也是一样的呀!只要我家有活让小娜赶上,小娜都是抢着帮我干,你不让干还不行呢!
  
  那日出去散步,小娜的女儿童童抱着我的腿,非要和我走。我们一起出去,路上有人问,这是你外孙女呀?是呀!小娜的女儿童童搂着我那个亲,谁看了都以为是我的外孙女呢!
  
  今天上午,我听到敲门声,出去开门,原来是小娜带着女儿站在我家的门口,我笑着说让她们娘俩进来,小娜说,李姨,童童会说话了(童童说话晚),这不,童童和姥姥说话来了。童童看着我,有点害羞,小声地叫着“姥姥”“姥姥”,我抱起童童,“童童说得真好!”童童笑了,笑得甜蜜蜜的。
  
  一楼老万
  
  一楼老万退休前是市政府信访办的副局长,老万平时话不多,对人很和气。记得冬天下雪的时候,物业还没有开始打扫,老万就会把我们楼口门前的那条道路打扫干净,十年了,他一直这么坚持做。他从来都是自己默默地干活,也不说什么,也不攀比别人干活。有时,我的亲戚来送菜,我们不在家的时候,都是放在老万家。
  
  老万闲来无事,喜欢画画,他画的牡丹,我很欣赏。原来并不知道,今年初秋时节,看到他把自己的画作挂在楼道里的墙壁上,原来他是给朋友画的,已经裱好的画怕弄皱了才挂出来。他画的牡丹花竟是十分逼真。问他:养过牡丹花?原来有院子时养过。噢,他把牡丹的模样记在心里,懂得花的悲欢,体恤花的疼痛,做花的知己,。
  
  今天下午,我正在干家务活,听见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是一楼老万。老万说,送你两幅画,做个纪念。我感到惊喜,接过老万已经给裱好的画,一幅是“富贵吉祥”,一幅是“满园飘香”,我说谢谢万大哥,他说,只要你喜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