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 主页 > 日报作者 >

记忆里与海鸥的第一次相遇

2017-08-18 14:51      浏览:
  不知怎么的,虽是于海边,长于海边,但对于海鸥却着实没有什么印象,或许是它的凛洌的叫声有些令少年的我不太得意,亦或是它那在我家乡不太雅的名号“叼鱼浪子”有些让人厌烦吧!就这样,在我存在与不存在的岁月中,海鸥依然不知疲倦地飞着,翔着,只是与我没有多少交集。我观海的视野与听觉中,没有它的影子,只有海风、海浪,和那在海的另一方升起的朝阳。
  
  是在海上的渔船上。那是一次出海垂钓,也是如今这样的一个深秋,乘船垂钓是我们海边人的比较爱好的活动。出海了,可以在海面上观赏那岸边看不到的海洋景色,天苍苍,海茫茫,如果你在岸边可以把海看成一个有岸的湖泊,到了海上,你不得不承认海的浩渺,博大了,只有无涯无际的水傍你的左右,除了船行驶激起的浪花,便是滚滚的海浪,压根就看不到一点儿别的东西,这就是大海给我们的初体验。垂钓是乐趣多多,有傻傻的愣巴鱼,还有那长着八条触须的章鱼,甚至还可以从渔网上摘下螃蟹、蛤等等鲜美的海货,在船上置上一口锅,就可以享受这鲜的不能再鲜的美味了!然而,时间一长,就显的单调了一些,当钓钩钓上鱼来,再也没有争着抢着摘鱼的人了,很长时间从事这一简单的活动,确实不太适应我们现代人的思想。这时,一只海鸥不知道从哪里飞到了船上,旁若无人般从船舱里叼起了一条鱼,飞到船舷上气定神闲般享受起美餐来,仿佛这大海就是它的家,而我们就是一群外来客而已。我们不仅为枯燥的海上来了这个突然降临的客人感到诧异,同时对这个不惧我们的小精灵感到惊奇,这是怎样一只天外的来客?它如何在茫茫大海上,找到这个可供停留的船,它是从何而来,又要到何而去?渔船的主人告诉我们,每每有海鸟落到船上,他们会拿出最鲜美的鱼来款待他们,他们是海洋的精灵,能给我们带来好运。这只海鸥,带给了我们新奇和振奋,一直到渔船快驶进了港,它才振翅飞走,融入了岸边的鸥群中。
  
  昨天,到市区办事,回来从北戴河鸽子窝湿地公园路过。一片飞翔的海鸥遮住了我的视野。在湿地的大片滩涂上,海鸟占据了大片,有叫声尖厉的海鸥,长腿的白鹳,还有一只悠闲地踱着步子的丹顶鹤,在鸽子窝公园那高耸的海边悬崖下,沙鸥翔集,鹤舞翩翩,阵阵鸟语。大海,沙滩,沼泽,山峦,鸟翔,相映成趣,宛若一幅巨大的水墨画卷,只不过,全部都是活生生的生灵,时时在改变着图案。
  
  在暖暖秋日下,惬意地坐在海边海滩上,一群鸥儿在岸边的浅水边觅食,或许是它们知道人类与他们无害吧,即使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方,它们眼里也没有一点惊慌,只是掠起双翅,急急地飞过,又倏地落在海面上,寻找着小鱼虾。它们真是海洋的精灵,从它那矫健的身姿里,从它那美妙的飞翔时,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它的机灵,聪慧?我简直要折服于这小精灵了。它们时而高翔于海面,发出阵阵欢快的鸣叫;时而俯冲,一头扎进岸边的浅水里,激起一两朵浪花,衔起一条小鱼,急急飞走;时而结伴而行,炫耀着曼妙的身姿;时而一只一只行进,仿佛是纪律严明的队伍一样,排成不太规则的一字形,在与海岸等长的距离处,一只一只掠过。我只见偶尔一只不守规矩的鸥儿在其它鸥的鸣叫声里落荒而逃,可能是它不遵守规矩受的到的惩处吧?那漂亮的俯冲,即使是最高超的跳水健将也无法做到它那样的轻松。它从这个海湾的东部开始,从海面低翔,飞一会儿,就一头扎进海里,衔出一条小鱼,又接着飞翔,在飞翔的过程中,鱼已经被其吃掉,紧接着,又是俯冲,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循环着,直到这个海湾的西部,然后又飞回海湾的东部。我不知道它们从何时起形成了这样的一种规律,就如同它们能在茫茫大海上找到歇脚的船一样!但它带给我的远不是这种惊奇,这种小小的生命里,是有着怎么样一种孜孜不倦的追求,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华丽的舞姿。
  
  当它低飞时,当它俯冲时,当它双羽扎进海浪里时,当它再次振翅飞翔时,一个个片断还是清晰地出现在我眼前,我为这聪明的精灵呐喊助威,我为这洁净的精灵祈祷,愿它们翱翔,如一个个空灵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