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专题 >

众生皆以苦之为苦,愈苦矣!

2017-08-18 15:05      浏览:
  吾欲以苦之为乐,同我者,多矣!
  
  生不逢时,赶在大改革的波浪里,虽是小人物,亦受波及颇多!先是多年的商品粮没有了,单位的集资楼没有赶上,使我这小民感慨万分!想当年,填报中考志愿时,以“大无畏”的豪情刷刷几笔,写下如下志愿:第一志愿警校,第二志愿财经学校(公助、委培、自费),第三志愿第一中学(公助、委培、自费)。同龄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只是警校不招收委培、自费生,如招取估计也是在后面都划上对号。上警校时,爸爸给我攒了N年的粮票总算是没有用上,现如今成了我家的古董了。跳出农门,那是第一个理想。当实现时,发现俺们庄里人都已处在百万不算富的境地了。没办法,熬吧!
  
  在争与不争间困惑了八年,总算看明白了点事情,从刑警队(那时刑警队忙的要死,不管多大点刑事案子,都要调查、办理)到派出所任职,想着总算熬出点头来了,咱手底下也有那么几条枪了,咱就支使着干吧!这不,大接访、三年基层基础建设,又把这公安机关最小的部门派出所直接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执法改革,警务改革、几十种系统应用,一下把多年的老民警都搞懵了,不会干了。咱年青啊,一边学一边教一边干吧,咱这心态啊,总是要求工作尽善尽美,自己也闯到前面去了,干呗,再瞅刑警队,天天就围着那几个大案子搞,小的一下子都甩到派出所来了,我晕啊!没办法,还得熬!
  
  想着熬到机关单位就成佛了,可是不成啊!论资历,小字辈,论能力,强者比比皆是,论关系,咱还得再找找看,万一哪个七个姑八大姨家的大表兄他二姥姥家舅舅的表弟媳妇的叔叔的小舅子是一县级以上干部,鸡犬都能升天了,咱还不跟着借点光,但这个真没有。派出所换了三个,离城里越来越远,任务是越来越重了,压力是越来越大了,何苦来着?熬吧,熬出滋味就好了,我对自己如是说着!好多人都说我在争着,其实我骨子里是一种随遇而安的性子,但做事要对得起良心,做领导要对得起弟兄,所以,一如既往地用着几百元的手机,时不时地开着几万元的家轿,单位事情忙完就一头扎到自己的小家里,陪陪离多聚少的孩子老婆。
  
  一直以来,都自认洒脱,其实洒脱的背后只是不愿与人多说。男子汉吗,成熟了就得既憋住屎又憋住话,可骂娘的话也没少说,但许多该自己担待的宁肯烂在肚子里也不肯让别人一同痛苦。朋友都说和我交往很值,我始终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的朋友并不多,除了几个同学就是几个同事。想不透时,邀上几个朋友喝酒,兴高彩烈的,渐渐地也就不去想那些不顺心的事了;或是在小城的街上快步行走,看着众生碌碌之象,慢慢地也就释然了;或是钻进山里,品着山静林幽,也就得出那么点滋味来了!这种闷头性子想去改,但又确实改不了,自己的所长可能就是这么一点吧,不叫苦,不叫累,不炫耀,踏实地走着。
  
  环境是痛苦的,但我是快乐的,有时有那么一点想不开,睡一觉之后,都忘掉了!其实我也不想,我也想着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让我的身体在心不宽体不胖的煎熬中瘦下那么几十斤,但往往是事与愿违,越想睡不着却是睡的比哪一次都香甜,越受煎熬体重越是噌噌地往上窜。这种没心肝,是我快乐的资本啊!许多的不快都让他躲开吧,有咱啥事呢?每天用好自己的兵,每人做上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会顺风顺水的,苦从何来着?
  
  让他们见鬼去吧,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熬着,熬出一碗浓浓的快乐!